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>
【我和我的祖国】居买儿老人的愿望
发布时间:2019-06-18 19:52:59来源:卡乐汇-卡乐汇娱乐-卡乐汇官网点击:50

  如今,阿克肖水库早已开工,新的木桥也快修好了。阿克肖河流水长,两边绿洲草长水美,驴儿叫,羊儿欢,塔吉克族老乡幸福美满地在这里生活。

  丁祖荣

  这是去年夏天的事了。

  那天,我们沿着阿克肖河向东走,无路,只有吊桥。吊桥用三根绳索穿过,铺的是新疆杨的板。过吊桥,行至一半晃动剧烈,我弓腰缩背,小跑着到对岸。此处叫塔拉合,是塔吉克族人聚居的村庄。村庄位于河谷的绿洲,依附山,半月形,水从北侧绕行。

  昆仑山深处都是小绿洲,不过百亩。大体由新疆杨和其他农作物等组成。三处房屋,两户人家,地上种了大麦,人不吃,喂牲口;种了豌豆,我寻一颗,粒饱满,剥壳生吃。同行的帖木儿书记说这个绿洲大约五公顷。洲上各种草疯长,比庄稼长得好。

  帖木儿是塔拉合村党支部书记。帖木儿书记在前,我相随。他的国家通用语言说得流畅,人很精神,行走稳健。他对方圆百里的老乡了如指掌。这个村58户、230多人,是个牧业村,养羊养牛,原来毛驴多,后来通车又有了摩托,骑驴行走的人少了,村子周边河谷地带都是牧场,春天赶羊进大山,秋冬回到河谷草场。

  沿途,我们遇到几个老乡,帖木儿与他们热情地打招呼。他们在草地旁挖沟,让水流过。我问了农村各种保障情况,他们都说有哩有哩。问村民基本补助,帖木儿代为回答,一一列清。

  蓝天、白云,要不是紫外线强烈,称得上丽日和煦。风送脚步轻,迎风全身爽。无论来回,风总是给人以抚慰。让你在行走中,时时有动的感觉,始终有相随相伴的器物和灵魂存在。若是在河谷,把脚没入河中,水给人以全身的冷峻和警示。河谷的风,潜入了心,抚慰着、激发着我们走到更远的地方。

  有段时间,我走在帖木儿前面。一个人,想象着昆仑山深处,廓大天地,任我行走,充满意趣。

  走着走着,我们来到居买儿老人家里。老人很精神,衣着整洁素朴。胡须青黑中夹杂灰白,眼睛深凹,神情自然。房屋收拾得很整洁,房子顶部设计有特点,凸出一块,四季光线可投入堂屋中。屋里有我们援疆干部送来的太阳能设施。老人身体硬朗,喜欢说话,还抽烟。

  我看到柱子上有琴,便请老人弹拨。老人取下后,是一把六弦琴,叫热瓦甫,琴被岁月磨得发白发亮。老人试弹了几下,未成曲调。塔吉克族人种小麦、亚麻和瓜类。他们在水草肥美时,便赶着羊群四处放牧。居买儿老人弹着热瓦甫,一声又一声,同一声调,嘶哑,没有什么力气,但老人双眸明亮。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何喧嚣,但他熟悉山风、河谷、土地和阿克肖河的晨昏。他的坦然和安之若素,让我们这些在俗世间浸淫太久的人有些不安。

  我对帖木儿书记说,塔吉克族人善舞,尤其是鹰舞。帖木儿笑笑,然后就跳起来。舞的是鹰的翱翔和马的欢腾。居买儿老人说,希望我们帮助塔拉合村修座桥,把吊桥改成可以方便行走的桥。

  和帖木儿一路行走,我问路边结着红色、紫色的果是什么果。帖木尔说是野枸杞。我说这可是很好的草药。昆仑山深处的野生果拿出去卖,可以给老百姓带来收入。

  居买儿老人送我们到桥头,要求和我照相,我愉快地搂着老人开心大笑。在塔拉合村,镜头的某一瞬间便是永恒。

  在桥边,居买儿老人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,向阿克肖河望去,鹰在天上翱翔。我们走过摇摇晃晃的吊桥,大家一一招手,听着水声,沐着河谷的风,归去。我想,居买儿老人的愿望,就是我们援疆人用情用力所在。

  远远地回望,居买儿老人的身影渐成一尊塑像。他是一个守望者。土地、羊、一直向上生长的新疆杨、小麦和长年不息的朗姆拉姆河谷的山风,一同构成了塔拉合。

  如今,阿克肖水库早已开工,新的木桥也快修好了。阿克肖河流水长,两边绿洲草长水美,驴儿叫,羊儿欢,塔吉克族老乡幸福美满地在这里生活。